文学艺术

当前位置: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> 文学艺术 > 摄影是一种创制_美学家资源信息_雅昌音讯,丹青

摄影是一种创制_美学家资源信息_雅昌音讯,丹青

来源:http://www.tao803.com 作者: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时间:2020-03-17 22:38

叶君毓中,吾友,吾校友,吾同窗校友也。幼喜丹青,少年时考人四川美术学院附中学习,成绩优异;升本科,勤钻研,全面进取;毕业从军,翻秦岭,赴新疆,戈壁采风,天山立雪,力作频现,精品叠出。办个展,当教授,任院长,做主编,艺苑耕耘五十载。

  四年之前,在细雨鱼儿出,微风燕子斜的时节里,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举办了叶毓中教授《杜甫诗意书画展》,纪念杜甫诞生1295年。

半个世纪的艺术人生,有何体验?答曰:绘画应该是一种创造。

  杜甫是李唐王朝由盛而衰时代出现的伟大诗人,叶毓中是中央美术学院工写俱卓的画坛大家,以杜甫之诗意,入叶毓中之书画,实属珠联璧合,相得益彰。书画开展之日,草堂路塞,观者如织,莫不先睹为快。弥漫着书卷之气的诗情画意与蕴藏其中的民族雄魂,给人以久久不能平静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。自此之后,但凡吟诵杜诗,叶毓中的书画都会在脑中活腾起来,令人回味无尽。

在赛特饭店的自助餐厅里,叶毓中如是说,淡定而从容。

  作为中国文学史上影响最大的诗人,杜甫忧国忧民,一生坎坷,历来备受推崇,被后人尊为平民诗人之宗。作为吞吐时代风云变幻,反映百姓悲欢离合的诗章,杜诗被后人誉为凌驾一代、妙绝千古的吟唱。晚唐以降,褒扬杜诗者日见增多,写意杜诗者不乏其人。跨入新世纪以来沸沸扬扬的画坛,林林总总的画家,热热闹闹的画市,以杜诗入书入画者更是络绎不绝。然而纵览前贤时俊,千多年来能向世人一次呈现89件杜甫诗意书画(其中书法28件)精品者,唯叶毓中一人耳。

他说的绘画,我理解该作动词解。绘画,应该是绘画的一种创造性劳动。

  画界历来认为,以唐诗入画,不仅要对诗文融会贯通,要对诗义心有灵犀,还要洞悉诗者的情怀。这就要求画家既要有娴熟的笔墨功力,更要有厚重的人文修养。随着对古今杜甫诗意绘画作品的广泛涉猎,我渐渐发现,自宋以来,表现杜诗的绘画,多以山水为主。而叶毓中表达杜诗的绘画则主要以人物为主,仅杜甫草堂博物馆这次展出的61件绘画作品中,就有35件是围绕人物构图的。观照人物及其命运,是叶毓中此类绘画的主导格调与审美要义。很显然,以人物画表达杜诗诗意,较之以山水画表达,其难度是不言而喻的。如果把杜甫诗意人物系列绘画喻为千钧之鼎,通观当今画坛,能扛此鼎者屈指可数。但叶毓中不同,他不但有扛鼎之力,且举重若轻,而能出其右者尚无人可陈。20世纪80年代独领风骚的经典连环画《李白与杜甫》,90年代名扬国内外的工笔重彩系列画《唐风》,近些年来借古开今、兼工带写的杜甫诗意系列画等等,都是叶毓中擅长以人物绘画表达杜甫诗意而无人比肩的例证。

那天,秋高气爽,餐厅里橙黄桔绿,美味佳肴,香气盈盈,背景音乐在室内悠悠回旋;中午,我们一边用餐,一边谈艺术,话人生,岁月在龙门阵里流连。天南海北,时空穿越,谈得兴起,竟忘了时间。

  《杜甫诗意书画展》之后,我与叶毓中及其夫人画家武漫宜教授有过两次攀谈,对其何以追寻唐诗情怀、解读杜诗情结作过一些探问。再后来又遵照操千曲而后晓声,观千剑而后识器的古训,阅读了天地出版社出版的《杜诗全集今注》,闻一多、冯至、叶嘉莹等先生关于杜甫与杜诗的论著。回过来再体味叶毓中的杜甫诗意书画,感悟也就深了一层。原来叶毓中的杜甫诗意书画能够独树一帜,绝非偶然。这是他骨子里期盼中华民族再现大唐盛世辉煌的激情表露,更是他渴望黎民百姓能够安居乐业的艺术诉求,只不过他用的不是道德说教而是让人心悸神驰的绘画语汇。

绘画既是一种创造,就要不重复别人,也不重复自己。在四川美术学院附中学习时,叶毓中就是这样,或者说,他就显现出不愿重复别人的秉性了。叶毓中从小喜欢涂涂画画,在涂画中,他内心获得了极大快乐,1953年,12岁的少年已有国画线描作品《故乡》、《泉》等参加展览。传统审美熏陶,逐渐沉淀为他青少年时代认识、表现对象的方法,也形成了他书卷气极重的性格,考入四川美术学院附中后,顺理成章被同学们称之为夫子。开学第一课是素描。当时,全国的美术学院基本都是按照苏联契斯卡柯夫教学法上素描课,三大面、五大调,按步就班,一个环节皆不能少。作业为衬布上的一组石膏几何体,老师要求八课时完成。他以自己的方法,很快就画完了,要求换一个角度再画。素描课老师看他以线描表现之,没有画出明暗、光线,不悦,以至于对这个学生是否适合学习美术都产生了怀疑。

  掘深井而见甘泉。深入探讨叶毓中杜甫诗意书画的主要成因,我以为似可从20字入手道往说来。

然,不重复别人不等于拒绝学习,只有学习、了解、掌握了别人的学识、方法,才有可能不重复别人;探得堂奥,方能有自己的创见。尽管素描老师要求的画法让他感到不适应,但他还是坚持画到素描作业得了5分,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看看他后来的创作,画中人物、动物、景物不论如何变形、夸张、概括,其结构、形体都透着坚实的写实功力。

  一曰师古求新。历史是由昨天走到今天的。这是唯物史观对世人的昭示。作为美术教育家和美术理论家,叶毓中深知个体自我的每一次伟大的揭示,都源于同古典世界的重新接触。据此,他多次谈到:我们的学习不仅仅是面向国外,也要挖掘我们民族自身的绘画元素,从远古的陶器纹饰到时下的各流各派都应予以研究。这样的学习过程其实更是发现自己的过程。踏入画门以来,他不仅系统地研究过中外美术历史和美术名作,而且临摹了大量的传世绘画,用他自己的话说,《清明上河图》、《韩熙载夜宴图》、《富春山居图》、《八十七神仙卷》,等等,都临摹过很多遍。质朴天真的原始艺术、神秘瑰丽的青铜艺术、李唐盛世的宫廷艺术,乃至宋元之后的文人画以及近现代融入西方元素的中国画,叶毓中都了然于胸,纳之于心。

这位在素描老师最初看来不宜学美术的学生,在四川美术学院附中学习的四年中,用他自己的造型手法,创作了连环画《宋定伯捉鬼》,1962年发表在全国唯一的、影响极大的《连环画报》杂志上。其震撼波之力度,犹如现在的追星效应,不仅是我们班,川美校园内,叶夫子俨然成了大家钦羡、学习的榜样。

  叶毓中是一位思想型的画家,虽然他深谙传统画的表象与本质,但他的审美取向并没有定格在传统画的历史隧道之中,而是沐浴着时代之光,不断探索着笔墨创新之路。在他看来,整个世界的发展就是创新,绘画的价值在于开启人的创造力,绘画的主要功能在于丰富我们的想像。画家不要重复别人,也别重复自己。他以师古人之心,勿师古人之技的治学态度作画育人。在师古求新观念的支配下,他的作品虽然有着很强的现代感,甚至被有的评论文章认为有西方印象派的意味,但仔细观赏就会发现,他以卓尔不群的线描功力、自成一家的画面布局和天然浑成的幻化色调,形成了具有浓郁传统文化的审美境味和独辟蹊径的创作技巧。韩国著名评论家吴光洙在为叶毓中的画集序文中写到:叶毓中先生使用工笔重彩的方法,创造出别于水墨画的风格,是一位代表现代中国美术的著名艺术家。他的作品翻开了中国现代美术新的一页。最令人感动的是他的作品没有被西方文化所薰染,守住纯洁的审美世界,根据传统文化,发展新的造型,蕴含着独特的民族情感。这个评价,也可能是韩国总理及其阁僚纷纷参观叶毓中在韩国画展的动因。

四川美术学院学生宿舍晚上10点统一熄灯,为创作《宋定伯捉鬼》,叶毓中夜以继日,在教室里加班加点,常常半夜三更才悄悄摸回宿舍,难免搅了同室的好梦。四川美术学院所在的黄桷坪地区,时处城乡结合部,我们班和他同宿舍的几个男生,一天不知从学校附近哪个农民家里顺来一支羊,趁他不在,栓在他的床头,地上还放了一些青草。当晚,叶毓中加完班,蹑手蹑脚推开寝室门,摒息探步移到自己床边,正欲上床,恍惚看见床头立有一物,大吃一惊,乱了步点,撞上床头之物,咩咩声起,室内顿时笑声大作:拍床板声、口哨声、羊叫声成一遍交响。大家揶喻说,叶毓中,宋定伯捉的鬼变羊会你来了!事后,据那几位男生透露,当晚夫子竟然没有大发雷霆,让想看戏的他们大失所望。他不急不恼,摸索着把羊羊牵到宿舍过道,拴在楼梯栏杆上,收拾完毕,上床休息去了。

  二曰读诗悟画。叶毓中对绘画本质的独到见解和对杜诗的反复探究,使他对杜诗中蕴涵的绘画素材感悟更为深刻。叶毓中认为,绘画是时代留下的精神符号,杜诗是诗史。用绘画体现杜诗所处时代的千景万象,就必须以形象的美术语境置换深刻的诗歌语境,把语言元素转换成绘画元素,通过诗与画的心灵对接,让人感受李唐王朝的兴衰与枯荣,体味诗画的情愫与意蕴,珍惜今天的安宁与幸福。这种画是诗,诗是画的艺术观,为叶毓中置入了牢固的中国画基因,使他更加注重从精神层面感悟和体验生活,不断领会人生之道。在他的诗意绘画中,无论是工笔重彩,还是写意水墨,常常散发出厚重的人文气息或淡淡的禅意空灵。

此事最后以学院领导派老师牵羊送还农民老乡并赔礼道歉了结。几个搞恶作剧的同学虽然受了批评,私下却颇为得意。直到现在,这事都还是我们班,我们学院的经典故事之一。

文学艺术,  基于读诗悟画的艺术思维,叶毓中对唐诗特别是李白杜甫诗歌的吟诵与研修是下过苦功夫的。从蒙童时期的吟诗、习字,到后来的学画、当兵、教书乃至做官,他与唐诗夙夜不离,即使在大破四旧的风口浪尖,他也没有让自己的唐诗宋词精神家园失守。25年的军旅生涯,金戈铁马的驰骋,爬冰卧雪的历练,使叶毓中对唐诗的感悟愈发深刻。无论是在零下三四十度的酷寒中野营,还是在零上四五十度的酷暑中操练,唐诗始终是他战士血脉中的一股热流。特别是杜甫临危莫爱身、穷年忧黎元的情怀,关心国运,叩问乱世,蒿目民艰的人格,为叶毓中用绘画表达杜诗诗意提供了丰富的学养和广阔的空间,也使他的创作激情在文革巨石的压抑下仍时有涌动。他以流年也喜非虚度,确有豪情无限哀的惆怅心境自我激励,即使在岁月动荡的年代,也没有虚掷年华。《李白与杜甫》、《汉魂》、《唐风》、《宋韵》以及杜甫诗意画等系列作品,都是在1972年开始构思的。日积月累的国学功力与孜孜以求的治学精神,不仅使杜甫忧国忧民的愁肠、墙上呼之欲出的骅骝、窗外清脆鸣柳的黄鹂的诗句,在他以画魂还诗魂的笔下,都化为曼妙隽永的画境。对诗意的感悟同时也滋养了叶毓中自己的诗词创作土壤,成就了他作为诗人书画家的独特角色。以致于荣宝斋出版的《叶毓中诗词三十六首》中一些流光溢彩的名言佳句,已经脍炙人口,不径而走。

  三曰循意布局。布局即章法,是中国画审美价值的基本取向。绘画是一种平面造像艺术,绘画作品的意境是画家通过美术语言表现出来的境界和情调。画家的才情睿智、笔墨技巧只能在作品立意许可的前提下,依据艺术程式、法规限度纵横徜徉,恣意挥洒。因而,画面布局是否合情合理合法度,对于一幅作品的立意高低、内涵深浅、效果雅俗具有决定性的影响。这是对画家选择题材、升华立意、结构画面、运用笔墨等能力的综合检验,也是对其生活积累、人文修养、形象思维等要素的有机融合。同样的素材,在不同画家的作品中,有的意韵生动,有的刻板呆滞,其中布局得当与否,是区别两者的重要标志。

升入本科,叶毓中如愿以尝,修习中国画、诗词、书法,乐在其中,游刃有余。毕业后,投笔从戎,别天府,出阳关,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,到新疆军区报到。当年赴疆,从重庆到乌鲁木齐,要坐五天五夜的火车。宝成铁路蜿蜒盘旋,到达秦岭站,叶毓中提个小包,拿着速写本下车观景。天气晴朗,举目四望,悬崖壁立,树木葱茏,可见百里之外之银色山峰;眼前之景,美不胜收。走走停停,画画写写,他竟不知火车早已开走。叶毓中说,好在行礼早已托运,他索性踏踏实实画起来。虽在夏季,岭上气候亦寒冷,入夜,觅一道班工棚住下,继续为工人们画像。次日,再搭乘火车北上西去。

  叶毓中是一位营造绘画意境的高手。在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这幅画中,画面上既没有常见的此类绘画当中那种八月秋高风怒号的萧瑟,也没有归来倚杖自叹息的无奈。但画面传递出来的喜于形而悲于心的信息,却形象地讴歌了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,吾庐独破死亦足的恤民情怀和悲壮心结。这幅画不但突破了杜诗的诗意,而且把杜诗的诗意升华到了新的高度,每每给人以心灵的撞击。这种循意布局的强烈意识,在叶毓中的杜甫诗意画中随处都有展现。《望岳》是杜甫早年最重要的代表作品之一,也是叶毓中杜甫诗意画的开卷之作。这幅被叶毓中题名为《仰止话高山》的作品,以线描勾画山崖,以黛青渲染山色,整体画面恢宏,格调深沉,山上主峰奇峻突兀,凌空拔起;山下平野千里寥阔,广袤无珢,给人以上连碧霄、下通海角的视觉冲击。至于诗作者是登临绝顶,是位居山腰,还是仰面望山,注家历来说法不一。叶毓中在这幅画的布局中,让《望岳》的作者牵马山下,选取可望岱宗正面的角度抬头远眺,不仅使人想起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,虽不能止,心向往之的千古名句,更把杜甫抱怀治世的雄心壮志表现得淋漓尽致。这种营造意境的高超手法,在《登岳阳楼》、《房兵曹胡马》、《春日忆李白》、《旅夜书怀》等作品的布局中,都展示得悠长深远,让人叹服。

到新疆军区后,他曾赋诗一首抒怀:未料书生骑战马,锦閘裹笔学挥刀。但使北疆消杂气,老来碎叶种葡萄。锦閘裹笔,杂气尽消,结出硕果累累,作品喷涌问世:《唐人马球图》为新疆博物馆收藏,《天山民兵》、《记忆长留》、《风雪帕米尔》、《老山月夜》人选全军美展;《亲如一家》、《大漠红日》、《帕米尔人》参加全国美展,被中国美术馆收藏;《叶毓中重彩集》、《叶毓中水墨集》,文论《中国画像钩法》、《美术教育文论》相继行世。期间,叶毓中还创作了多部风格迥异的连环画作品:《孔雀东南飞》、《古丽夏伊》、《赵氏孤儿》、《魔笛》、《蛇郎》、《宝船》等等,《李白与杜甫》入选全国美展获连环画评选绘画二等奖。

  四曰状物传神。绘画艺术不是照相艺术,它是客观物体见诸于画家主观印象的形态反映,因而具有很强的民族文化印记和主体审美判断。在儒释道文化影响下的中华民族的性情特征,决定了传统的国画艺术不仅注重事物的外形状态,更注重事物的内在神情。被誉为画论鼻祖的顾恺之关于以形写神、传神写照的理论,即说明了形与神的关系。形是传神的手段,神才是描绘的主要目的。因而形已经不仅是事物外貌的写照,而是经过取舍和加工之后传神的载体。在几千年沉淀的传统文化艺术营养的滋润下,叶毓中把发自艺术家内心的创作冲动和审美追求,贯注于杜甫诗意画的全部作品之中。在关注状物写形的同时,以其丰厚的生活积累和敏锐的心理感受,用饱含热情的笔墨和游刃有余的技巧,揭示杜诗的内涵,拔动观者的心弦,让人们在诗与画的长廊中体验诗画的意境、神韵和情态,探寻人的命运和物的灵性。这是叶毓中杜甫诗意画一个最为鲜明的个性特征。

2007年4月,《李白与杜甫》再次再版,叶毓中在该书《后记》中写道:三十年前的《李白与杜甫》,朋友们催成再版,本要修改增补,都不赞同。那时,借着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的东风,以中国画的形式,杜撰自己的李白、杜甫形象,它的出版、发行,是披着连环画的外衣完成的。何谓披着连环画的外衣?看过《李白与杜甫》就明白了。全书一百五十二幅画面,幅幅皆精心之作。每幅构图中,不论人物、景物的关系,还是内容、情节的联系,不论是全景、还是中景、乃至特写,不论是江河桥梁、舟船车马,还是街市乡景、宫殿茅屋,不论服饰化妆,还是陈设用品,皆做有大量考证,完整严谨又生动活泼,变化无穷。人物绣像,更为精彩。李白、杜甫自不必言,主要角色,不论是玄宗皇帝、杨贵妃、杨国忠、高力士、安禄山、公孙大娘,还是吴道子、李龟年、贺之章、李林甫、高适、张旭,均形象鲜明,性格各具,其他人物,如男装女官、宫女乐女、差官县吏、村夫农妇,也都是那一个。每幅画面,都不啻为一幅幅主题性绘画创作。窃以为,《李白与杜甫》堪称中国画之嘉构。在大漠深处,叶毓中迎来了自己的创作井喷期。

  叶毓中状物传神的另一个特点,是画中立意、画外点题。在杜甫诗意画的作品中,一些乍看是游离于画面的标题,仔细琢磨却让人茅塞顿开。像表现《望岳》诗意的仰止话高山,表现《登岳阳楼》的月升伴月浮,表现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的草堂诗篇传到今,等等,都不失为画龙点睛之笔。而画家把表现《江村》诗意的画作题名为师母姓杨,则更加耐人寻味。一般说来,人们对杜甫夫人是司农少卿杨怡的女儿是较少知道的。《江村》一诗,本是诗人定居草堂之后对闲适生活的描叙,但画家却舍去诗中的其他描叙,让紧靠棋盘木墩、正在替诗人缝补衣衫的杨氏居于画的中心位置,并冠以师母的称谓。这不但让人对杜甫夫人这位端庄勤俭的贤妻良母留下深刻印象,也暗含了画家对杜甫夫妇师道尊严的敬重。类似这样的点睛之笔,是叶毓中状物传神功夫的画外之音,这同齐白石先生《蛙声十里出山泉》的画题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五曰工写交融。精于工笔,擅长写意,是叶毓中在当代中国画坛打下的不可磨灭的印记,但他并未就此停步。近二十多年来,他朝思暮想的是试图用写意的方法画工笔,用工笔的方法画写意,打破工笔与写意的界限,创造一种自己的形式。在长期的实践中,叶毓中逐渐形成了亦工亦写、兼工带写、工写交融的语汇系统,使工笔重彩与水墨写意在不同的个性中找到了相通的共性。1993年,以这种形式创作的《唐风》系列画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时,曾经让观者眼睛为之一亮,心头为之一震,把人们的审美空间拓展得更高更宽更远。这种被沈鹏誉为超越镣铐的创作样式,在叶毓中的杜甫诗意画系列中又获得了新的变化和发展。把工笔重彩的装饰性与水墨写意的抒情性合二而一,构成了博大与精深的统一,随机性与耐看性的统一。在线与面的渲染交汇中,叶毓中笔下的画面亦动亦静、亦虚亦实、亦真亦幻的变化着,使铁线与游丝刚柔相济,现代绘画元素与古典人文情怀水乳交融。这种以染突破线、以线贯穿染的技法,使画面辉映出形式与神韵契合的内在魅力和文化精神。超越镣铐的功夫,让叶毓中的笔墨技术从必然王国跨入自由王国,从而确立了他工写交融的绘画理念和表现形式。

可是,不愿意重复别人,也不愿意重复自己的叶毓中,信奉绘画是一种创造的叶毓中,再也没有沿用《李白与杜甫》的方法创作作品。他继续在思考,在思变。为此,他虽然临摹《清明上河图》、《韩熙载夜宴图》、《富春山居图》、《八十七神仙图卷》多达数遍。可是,叶毓中明白,古人之心可师,古人之技慎袭,再用古人一样的方法去画就没有新意了。他在探索,试图打破工笔和写意的界限,用写意的方法画工笔,用工笔的方法画写意。他希望创造自己的样式,创造出一套自己的符号化的绘画语言。

  中国传统文化对画家的国学修养有很高的要求,无论是院体画还是文人画,都要求画家遵循书画同源的理念,工书法,精绘画,通诗词。在传统文化理念的引导下,叶毓中自幼诗书画并习,且一路坚持,经年不掇。即使过了不惑之年,每天仍要临帖读帖,如此方能卧榻安枕。在他看来书法的实用性虽然正在消失,但作为一种艺术样式,书法仍然蕴涵着文化气息,散发着艺术魅力,承载着民族特质。因此,叶毓中把书法、绘画、做诗熔入一炉,让创作激情在题材、形态与内容的转换中燃烧。长此以往,叶毓中已构建并形成了自己别具一格的书法造形。在时下的翰林墨海中,即使叶毓中不具其名,见过他书体的观者也能识别出他的书法作品。这次杜甫诗意书画展中,叶敏中用甲骨、钟鼎、篆、隶、帛、真、草等不同书体,书写了28首杜诗,让人们见识了叶毓中书法的恬淡宁静、诗情意态和放达情怀。

而要创出一种新的符号语言,的确很难。再难也得去寻找,在实践中创造、在创造中寻找。寻找的成果,是从1972年就开始蕴酿的《唐风》的华丽绽放。

  叶毓中教授是诗人、画家、书法家、美术教育家,但他最看重、最珍视的还是20多年的戎马生涯。他有燕山雪后春光好,早把南花向北移的诗人气质;有画山情满于山,画水情满于水的画家心性;有变化若风云,翱翔若龙凤的书家气魄;有修身永远胜于修艺,君子见大水必观的师长风范。但朝暮萦绕于心际的,还是崖头高挂黄金甲,露叶霜枝战地花的战士情怀。可以断定,即将步入望稀之年的叶毓中,仍然会以守土有责的战士精神,诠释画家的丹青翰墨。在鲜为人知的案上灯下,以不减当年的激情,用心血和才智,继续为弘扬中华文明书写新篇章,编织新画卷。

谈起《唐风》的创作,叶毓中说,为什么以《唐风》为题呢?实际上有很强的现实意义。他期盼,我们国家现在能像唐朝那样辉煌,实现民族伟大复兴。他希望,观众能从他的画上看出这种气势。为了表现这种气势,创作中凡是适合的手段他都应用进去了,身心皆获得了自由。《唐风》不重再现重表现,叶毓中对画中人物的形态,尤其是头部、手脚,在写实的基础上加以大胆变化,高度概括,使之符号化。构图严谨,细节丝丝入扣,达致作品整体气势壮丽豪强而又不失轻松潇洒。汉唐重彩韵致的铺陈,体现着文人笔墨之精神,俊逸绚烂,雍容华贵。《唐风》重在表现雄唐风骨和气度,叶毓中不为唐人画像,只为唐风作记矣。

屈全绳(作者:中将成都军区副政委)

如果上述表达的是《唐风》作者创作思维的强烈责任感,那么,构成《唐风》艺术意象有别于前人之形,线,色的艺术创新,则传递出叶毓中开工笔重彩之新风的高度自觉。作品在应用线的连绵运动描绘人物、景象的同时,也洋溢着作者的才情个性。作品在高度展示色彩的造型与表现功能,充分展示重彩魅力的同时,也展现着作者的匠心独运。我们更不难看出,他在构图中巧妙地运用了西方平面构成和色彩构成的因素。相得益彰的线条、色彩,在恰到好处的夸张变形中增强了画面的视觉冲击力。高扬个性,创新工笔重彩的装饰性与程式法则,《唐风》进行了开拓性之探索。这亦正是叶毓中以《唐风》为代表的一大批工笔重彩作品的当代意义之所在。

1993年,中国美术馆举办以《叶毓中国画工笔重彩唐风》为题的个人画展,沈鹏先生看到《唐风》一画,极为欣赏。后来沈鹏先生写文章,用超越镣铐赞之。镣铐者,束缚也。沈鹏先生认为,工笔是严谨的,叶毓中的作品却很自由,已超越陈法、陈规之束缚。但,真正的自由是在严格、规范的基础上产生的,而非随心所欲可为。艺术创作中的自由,是在设置障碍,突破障碍过程中的体验。这也正是叶毓中用写意方法画工笔之不懈追求之体验。叶毓中画画,相当重视技的创造,谙熟技法的掌控运用,才有可能达到创作中的这种自由状态。工笔重彩在他手中既不失严谨,又率性、恣肆、洒脱。

1994年,《唐风》系列作品为韩国亚洲美术馆收藏,10月,应日本东京大学平山郁夫邀请,赴东京、长琦、福冈、广岛进行学术交流。次年,叶毓中国画展在韩国展出,《叶毓中画集》在韩国出版。《唐风》图式受到广泛推崇。

《唐风》是叶毓中的代表作,艺术样式、艺术风格几臻于完美。面对如潮好评。叶毓中不守成,未止步,他转向国画水墨,继续求索既不囿于古人,也不同于他人的用工笔方法画写意的绘画语言。

《叶毓中国画水墨中集旧人文》2001年由荣宝斋出版社出版,描绘主体除唐风宋韵,又借来春夏秋冬、渔樵耕读、风花雪月、梅兰竹菊、琴棋书画、高山流水,表现手法、风格完全不同以往。他以极为洗练的笔墨、色彩,去传达高士、哲人,才女、诗家之放达情怀和人生意趣。画家之灵感、灵性、灵气,随着笔墨运行,化作灵巧无痕之不同构成,染墨敷色,散发着清新、浓郁、纯正之人文气息。

品读旧人文,体验新审美。游弋在这部作品画面中之细线不囿形规,却合神韵,笔墨意韵超乎形神之上。以染贯线,以线破染,在笔墨纵横、点线交融之构成中,散发着鲜明的现代审美意识;静谧的画面,诗意的情景,高雅的品位,流淌着浓浓的古典情怀,让观者陶醉于他营造的意境之中,启迪人们去感悟一种久违之美感。

叶毓中已超越技的娴熟、完美,追求着道的化境。

绘画,作为时代之精神符号,从殷商、汉唐到宋元明清,传承到近现代,成为中华民族之优秀传统。如何把继承优秀传统与开拓现代精神统一起来,把借鉴外国经验与发扬民族优势结合起来?可以说,这是叶毓中一直在思考,在求索,在实践之课题。他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时,学院开设了一个年画连环画系,后来改成了民间美术系,那是我国最早开设的民间美术专业。在民间美术系,他开了一门课叫艺术思维,另一门课叫中国画的造型原理。中国画为什么要这样造型?虽然有多方面的因素,但艺术思维的特殊性是决定性的因素。思维方式决定着感官感觉,思维在先。

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反复强调绘画应该是一种创造,应该从启发思路着手的原因。这就是为什么画家要把自己的感受、认识通过娴熟的技巧、技法表达出来之目的。他认为,我国的绘画传统,我们的观察方法、着眼点,与西方绘画相比,我们更强调自己的感受、感触。中国绘画更注重生命之体验,更注重表达物象之上的神韵、意境、韵致和情思,更重视绘画作为个人和时代精神符号之功能。

他说,人一辈子的学习过程,其实就是不断发现自己的过程。他创作的初衷是为了获得自由,如果能在作品中体现这种自由的追求,形成自己的面目自然指日可待。艺术家最大的快乐莫过于找到了自己独到的创作体验。有年轻朋友曾问叶毓中君,这么大年纪了,为什么作品却能那么现代?他说,我是为了在创作中获得自由。艺术不仅要使作者获得自由,也应该让观者同样能感到欣赏的自由,这才是高境界。

纯净的艺术精神是他创造的原动力,铸就他独特的作品图式与艺术风格。他的作品,坚守圣洁的审美世界;欣赏他的作品,观者自在、自由,获得的却是文雅、典雅、优雅、高雅之审美悦读体验!

绘画应该是一种创造,不重复别人的创造,也不重复自己的创造。叶毓中做到了。

2011年秋初稿

2013年春完稿于梦远堂

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文学艺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摄影是一种创制_美学家资源信息_雅昌音讯,丹青

关键词: